[陈均平X林皓]热恋(短,完)

😘😘😘😘😘

舟上寒鸦:



原梗:@詩控逃不過幼馴染的魔咒  O詩控逃不過幼馴染的魔咒  




  斜街上有一家杂货铺,叫“平平物奇”。


  店长是一个长相帅气的青年,刚刚大学毕业,拿着上学期间打零工赚来的钱开始自主创业,倒也是积极上进。只是有些固执,拒绝了朋友奶茶店、文具店、书店等大学城更好赚钱店铺的建议,开了一间专卖某个设计师作品的杂货铺。


  设计师叫阿平,他就把店名取为“平平物奇。


  青年店长勤勤恳恳,每天把店里的物品擦得干干净净,给每一位光临的顾客讲解它的设计含义,耐心十足,即使后来没有被买走也并不生气。似乎他的目的就是分享,用店的名义收集他喜欢的东西,再呈现给来往的客人看。


  这一天下了雨,生意比平时更清冷些,他照例把东西都擦了一遍,然后把柜台的笔记本搬到落地窗前,伴着滴答的雨声浏览着博客里新放上去的设计。


  正看得投入时,有客上门。


  他放下鼠标,笑容灿烂地迎了上去:“欢迎光临,进来随便看看。”


  进来的是一个男人,身段修长,穿着白色衬衣,戴着眼镜,相貌让人眼前一亮,抬眼看过来,更是顾盼生辉,只是神情带着几分歉意:“打扰了,是这样的,我的车刚刚抛锚叫人拉走了,钱包没带出来,也没有伞,可以进来避会儿雨吗?”


  青年扶了扶自己头顶的帽子,片刻的恍惚后把人请进来:“那您进来坐一会儿吧,我这里……有速溶咖啡,可以给您冲一包。”


  “谢谢。”男人倒也没有拒绝,只是扫了一眼店里的陈设,稍顿后自我介绍,“我姓陈,陈均平。”


  “哦。”他单手扶住一低头就歪下去的帽子,把冲好的咖啡递过去,“我姓林,林皓。”


  陈均平微微抿嘴,眼底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。


  雨还在下,两个人坐在店里聊起天来。


  “陈先生住在附近吗?”


  “不,我住在D区。”


  “那还挺远的,来这边有事?”


  “探望一个人。”


  “哦……是恋人?”


  “嗯。”


  话题截然而止。


  又过了一会儿,陈均平起身道:“雨下小了,我要回去了,谢谢招待。”


  林皓送他出门,目送他上了一辆出租车,回到店里。他站在镜子前,摘下帽子,侧头看着后脑勺位置。有一小块头发被剃掉的位置,是一个还未彻底痊愈的疤。


  “长好了也很丑吧?”他自言自语。


  雨又大了起来,店里依旧冷清,他回到笔记本前,百无聊奈地继续看着博客。


  


  约莫半个月后,他又看到了那个男人。


  “欢迎光临……是你啊。”他看一眼门口停着的车和头顶灿烂的阳光,笑道,“过来还我咖啡钱吗?”


  “原来还要收钱?”陈均平装作惊讶的语气,举起手中的袋子,“那刚好用来抵债。”


  “那我得看看够不够。”林皓接过来,一阵香气扑鼻。


  袋子里是很有名的一家蛋糕店的甜点,因为距离太远,他倒是没去尝过。


  站在门口聊几句。


  “又是看完恋人要回去?”


  “正要来看。”


  “什么样的人?能说说么?”


  “一个男人,意外吗?”


  “还好,我经常上网的,不歧视同性恋。”


  “谢谢。”


  “那就不多聊了,免得耽误你时间。”林皓看着他回到车里,瞥见副驾上似乎没什么东西,打趣道,“你去看恋人都不带礼物啊?”


  陈均平笑起来:“我带了甜点。”


  “再见。”


  “下次见。”


  并未多想。


  


  见面的次数却频繁起来,从半个月到一周,到每天都能见一次。


  “你最近过来很勤啊,进入热恋期啦?”林皓仍带着他的小圆帽子,在店里忙忙碌碌。今天上了些新品,阿平最近似乎灵感突发,设计的作品多了起来。他是熟客,很多对方亲手制作的样品都能拿到手。这些他都是先摆出来,等小批量加工的成品到货后才会开始出售。


  “我们一直在热恋期。”陈均平回答这个问题时却是有些严肃。


  “那很好啊。”林皓顿了顿,下意识地扶了一下头顶的帽子,盯着架子上的工艺手表,感叹道,“我也好想跟喜欢的人陷入热恋啊。”


  陈均平环顾自周,询问道:“你指阿平?”


  “当然!”林皓笑起来,一副崇拜偶像的小粉丝脸。


  “嗯……”陈均平点着头,给他一个建议,“你可以,尝试跟他,网恋。”


  林皓愣了愣,笑了笑:“不可能的,他……也不会喜欢……”


  “不试试怎么知道呢?”陈均平打断他,“说不定你跟他表白,他就答应了。”


  林皓没有说话。


  晚上试了试。


  【你……有恋人吗?】


  【没有。怎么?你想跟我谈恋爱?】


  【不是,我想问问你知不知道热恋的感觉。】


  【嗯?】


  【我喜欢上了一个人,他正在跟别人热恋。】


  【……】


  【我觉得这种感觉很不好。但是我在想,正在跟他热恋的那个人,会是什么感觉呢?】


  【你喜欢谁?】


  


  陈均平之后几天没有来店里。林皓坐在落地窗旁,看外面的人来人往。他的伤口痊愈了,头发已经冒出了一茬,但看过去还是明显少了一块。他仍旧戴着帽子。


  小店里的客人多了起来,似乎是因为阿平得了一个什么奖,设计被大师认可,作品价值也跟着涨了起来。


  林皓没有给店里的东西涨价,他看着每天闻名而来的客人,心里却空空落落的。


  他记得他刚醒来的时候,满脑子都是要开一家店的强烈意识。他只觉得自己非常爱阿平,那似乎是他的偶像,有一种近乎执念的感情。


  可是现在,却觉得好像慢慢少了些什么。


  “少了些什么呢?”他撑着下巴自言自语。


  


  【你喜欢谁?】


  【一个经常来我店里的男人,他叫陈均平。】


  


  陈均平再一次来到店里是半个月以后,他捧着一束花。


  林皓笑道:“终于知道要送花了?”


  陈均平看了他一会儿,突然道:“林皓。”


  “嗯?”林皓茫然地看着他。


  “林皓。”陈均平重复一遍,“我的恋人,他叫林皓。”


  林皓愣住了。


  


  斜街上有一家杂货铺,叫“平平物奇”。


  店长是一个长相帅气的青年,刚刚出院,脑部受伤,丢失了一部分记忆。只记得自己刚刚大学毕业,想要开一家店,专卖某个设计师的作品。


  设计师叫阿平,陈均平。


  


  “我和他,正在热恋中。”陈均平说。



 
评论
热度(52)
  1. 詩控逃不過幼馴染的魔咒舟上寒鸦 转载了此文字
    😘😘😘😘😘